FANDOM


霹靂雙雄之一編輯

虎尾的霹靂總公司大廳裡,除了陳列的近百幅霹靂人物劇照,還有專門的商品展示間,以及收藏著歷屆布袋戲偶的收藏室。大廳牆壁上有幅「霹靂大世紀」年代表,記載著由黃海岱老先生開始,黃俊雄發揚,而黃強華和黃文擇,是傳承與改良布袋戲的指標里程,並進軍國際的過程。

黃文擇的幽默,常能化解緊張的氣氛,跟學生會談時,他常常開玩笑的說自己念的高中也是讀台南一中……旁邊的長榮中學,一所嚴格著稱的私立學校,當下大家都會會心一笑。

出生在「布袋戲世家」,黃文擇小時候都待在戲班裡,高中才到台南求學。黃俊雄雖然期待黃文擇接管事業,但沒有強制要求他一定要如此。黃文擇也曾經闖盪不同領域,和哥哥,也就是現在霹靂的董事長黃強華一起組個樂團,專門演奏外國音樂,後來看清當時台灣的環境並不適合樂團發展,最後才回到家族企業。直到當完了兵,就開始了專職的布袋戲生涯。 雖然小時後並沒有刻意去學,但是操偶、唱口白……這些技巧,因為小時候就在那個環境中耳濡目染,自然而然就會了。在還沒正式成為口白師之前,黃文擇曾經去請師兄安排一個演出機會給自己。

那時候都是晚上演一場、中午再演一場重播;而中午場是給前一場沒看到的人看的,所以觀眾比較少,那天師兄就安排中午讓他上台。黃文澤懊惱地說:演出前曾想過大綱和許多劇情,但上場時,他卻完全失常,大概只講了五句話就講不下去了!當下他覺得十分丟臉,他一直以為野台戲並不會太難,直到自己上場表演,才了解這一切並不容易。這次事件也使他下定決心要在當兵完後專心學習。

在早期,布袋戲是沒有劇本得,都是口耳相傳,沒有正式紀錄。一般人聽完之後,能記住個七八成,就已經不錯了,所以在傳遞過程中當然遺落了不少東西。這種演出多半是臨場發揮,所以,台上常常出現的發語詞,就是操偶的人在想下一句詞。所以為了保留、代替會遺漏的口傳戲,就把它改成了劇本,黃文澤自信地說,在台灣除了霹靂,沒有其他戲團可以用劇本,因為寫劇本實在太麻煩了,而且劇本上寫的是國語,在念口白時還要換成台語口音;台語的音階變化不同於一般的語言,尤其是戲白(口白)是古語,音階變化又和一般人的口頭台語不同,他花了好多年的時間來研究這個部份。這一切的改變,雖然困難又麻煩,但對布袋戲的保存而言,卻是好的改變。


人物側寫 編輯

八音才子編輯

黃文擇是人稱「八音才子」的才高八斗,這個封號是來自霹靂狂刀當中五儒生之首─南宮佈仁的外號,南宮佈仁的專長,就是可以模仿劇中所有人的聲音,這正是黃文擇的專長,一個人配出霹靂布袋戲千百集來,數千個角色的所有聲音。

數千個角色,要怎麼決定「人物─音色」的關係?黃文擇說主要是揣摩!錄製口白的過程,一開始是由編劇先寫好劇本,也設定好各個人物的口白特性之後,再由他錄口白,配樂、音效也做好之後,就送往片廠拍攝。所以這牽扯到一個問題:戲劇包含很多想像空間,但是,自己想像的,往往和真正的演出不同,這就是為什麼小說改編的電影容易受到攻擊,因為觀眾會覺得電影裡的,往往和自己想像的場景不同。因此,年紀、個性這類的方向由編劇給定後,會自己去揣摩,而揣摩的依據,多半出自於生活觀察。

黃文擇舉例說,在路上看到瘋子的自言自語時,他就會去思考,那個瘋子在想些什麼?去猜測他的行為和情緒,黃文澤強調「戲中有的東西,現實人生中也有。」黃文澤舉例說他曾經目睹的經歷:有一個啞巴跟她的朋友過馬路時,被車撞了,啞巴的朋友倒地不起,結果那個啞巴就用沙啞的聲音嘶吼起來,雖然沙啞,旁人聽來卻是很淒厲無比。霹靂布袋戲中,眾所週知的人物葉小叉,他就是個啞巴,黃文擇在錄製時都會想起他的那段經歷,並拿來詮釋葉小叉這個啞巴角色。有些比較特別的角色,自己在融入角色的過程中,常常感覺自己真的很像戲裡面的變態,甚至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人格分裂! 黃文擇說,大家一般認人都認長相,而他卻試圖從聲音中詮釋人物的性格。他常勸誡時下年輕人,不要以先入為主的觀念以貌取人,不能說長得帥的就是好人、醜陋的就是壞人,有的人長得並不是那麼好看,卻是很善良的。

然而工作量這麼大,黃文擇有什麼保養喉嚨的特方嗎?他說並沒有怎麼保養喉嚨,反倒是最近戒菸了,以前在片廠壓力比較大,很多人都手拿一根菸,想事情也拿著一根菸,看起來好像會很有感覺!最近也沒有刻意去戒煙,只是突然說不想抽就不抽了。


編劇情境編輯

霹靂布袋戲的劇情是怎麼產生的?黃文擇說公司有一個編劇小組,畢竟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,像他自己有的時候也會碰到瓶頸,那段時間想到要進錄音室就很焦慮、厭倦,這是長期重複工作所帶來的後遺症。當口白師的他如此,當編劇的,更容易倦怠,所以有了「小組」的形成,由大哥黃強華為主脈。目前編劇團隊大概有十幾人。 黃文擇強調編劇小組的組成,會隨著時代演進,加入不同人才。比如說以前都找歷史、地理、國文強的,現在更加入了一些理化人才,因為布袋戲裡面難免也會用到暗器、毒藥之類的,總不能全部亂掰吧!黃文擇甚至表示,編劇小組還加入了心理系的人才,研究如何深刻角色心態,也研究如何抓住觀眾的心。

從早年的野台戲,到現在布袋戲走出了野台,走進了電視,甚至拍成了電影,還要在美國的黃金時段撥出影集─究竟是受到了什麼影響,促使這一連串改變?黃文擇舉例說,其實日據時代只有戲院跟演時裝的傳統劇,到現在形形色色的偶像連續劇,這些改變其實很自然,因為都是順應著時局在變。至於霹靂布袋戲會根據戲迷所給的方向去推發,像是霹靂會的成立,就是因為當初霹靂迷們想要有個聚會的空間,所以他才和黃強華討論,有沒有設立霹靂會的可能性;而且布袋戲體積小、變化多,可以發展的空間很大,什麼都是可以挑戰的。除了表演型態和內容的改變,戲的本質也有了重大的變化。比如「雲州大儒俠」時期,最早的明星史艷文是正義的化身,相較之下,也是正義代表的素還真,更接近人性本質,可能會不惜利用朋友達成目的。

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演變?以往角色的表演上都是善惡分明,壞人就是壞人,好人也只能是好人,好壞善惡分明的很徹底,觀眾很容易就看透了。現在只是把顯性的東西改成隱性的,並非真的把忠孝節義的東西都打破。黃文擇反問,「忠孝節義」的定義是什麼?這個問題其實在探討:壞人對自己的主人也是忠心耿耿啊!只不過是愚忠;有些壞人可能在外面作惡多端,卻對自己的父母特別孝順。黃文擇接著說,現在的年輕人不接受傳統的忠、孝、節、義刻板印象,所以現在的霹靂布袋戲沒有這套理論,而是將道理融入劇情,讓觀眾從戲中明暸善惡是非。他們所做的努力的確獲得成功的效果,現在收看霹靂布袋戲的人口越來越年輕化。黃文擇說,這是布袋戲的傳承,戲迷的年齡層要有銜接,布袋戲才有辦法延續下去。

傳承的問題,黃文擇說其實霹靂做這種推廣,已經做了有一段時間,但是成效不是盡如人意。布袋戲的工作不好做,因為像是操偶,一次就要站很久,還要一直舉著偶,而現在的布袋戲偶又因為改良過,所以變得相當重;現在的年輕人不太能吃苦,黃文擇說曾經訓練過一批年輕人,五十個人到最後剩下兩三個,這些學員在看電視覺得操偶很好玩,但實際做了才知道沒有想像中簡單。黃文擇的語氣和神情,隱隱透露出對專業人才訓練的憂心。


進軍國際編輯

霹靂logo-1

黃文澤說,工作最大的快樂,就屬布袋戲成功發展進軍到國際。進軍國際既驕傲又艱辛,拍電影雖然投資不少,卻是打入世界市場最快的方式。關於進軍美國的動機,黃文擇說其實布袋戲介於卡通和真人之間,既抽象又真實。布袋戲的舞台可以是天馬行空,如外國電影發展的那麼好,如果把外國電影的製作、拍攝方式,來用在布袋戲上,應該能增加布袋戲的競爭力;所以除了美國,也有考慮進軍澳洲等其他國家。

同樣的,有人覺得登陸美國的布袋戲都經過大幅修改、加了很多西洋元素,配樂甚至還出現了嬉哈,把布袋戲該有的味道都改淡了。面對這種質疑的聲音,黃文擇表示,要進軍國際的第一步,就是要在戲中加入外國人可接受的東西,否則什麼素還真、一頁書他們根本不了解。新的布袋戲中加入吸血鬼之類的神怪故事,這樣外國人會覺得熟悉,布袋戲要打入他們市場也會比較容易。黃文擇說,布袋戲不再原汁原味,取捨之間其實很難,布袋戲登美,算是一種文化侵略吧!想要文化侵略,就要先投其所好,攻進城池之後,再想辦法更進一步。改變的同時,難免會失去原味,不過我們要的是先「擴展市場」!

這麼多關於黃文擇的故事,那黃文擇最喜歡的人物為何?黃文擇說其實每一個戲偶他都喜歡,因為塑造每個角色,都要花很多心血,他覺得每個戲偶都是工作伙伴,有一種特殊的情感。之前曾經丟失掉一些演出的偶,他就費盡心血、金錢也要找回來;現在就算有人出價買曾經演出過的偶,就算那個偶成本才幾萬塊卻可以賣到近百萬,他也都不賣。黃文擇反問:你捨得賣掉自己的好伙伴、好朋友嗎?

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!


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。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,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。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,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。

查看其他FANDOM

隨機Wiki