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ANDOM


核能電廠的安全是建立在「僥倖」的基礎上。人們所心存的僥倖,包括:

1. 台灣絕不會發生意想不到、超過設計地震強度(0.4g)的地震。 2. 發生設計強度以內的地震,核能電廠絕對不會受損,無論是廠房結構或核能設備。 3. 台灣發生的地震不會帶來大海嘯。 4. 即使核能電廠受損,災害也是可以控制的,不會像福島事件這樣糟糕。

政府官員所以敢瞪眼拍桌咆哮怒斥立委有關核電廠耐震安全的質詢,並非基於專業的自信所產生的「義正辭嚴」,而是由於無知、偏見所橫生的「憨膽」(台語發音),加上為政策辯護的預設立場以及保住官位的原始本能,十足的「色厲內荏」「官場現形」最佳寫照。士大夫無恥,莫此為甚!

社會上瀰漫許多似是而非的謬論,包括: 1. 台灣發生規模九的地震機率不大﹙意思是不會這麼倒楣啦!﹚; 2. 核電廠蓋在岩盤上,因此耐震安全無虞; 3. 針對既有核電廠進行總體檢,必要時予以耐震補強,就可避免震害發生。

事實上, 1. 地震是難以預測的,以前沒出現過,不代表以後不會發生;每個震區,發生地震規模的紀錄隨時都可能創新高,就像這次宮城地震刷新日本紀錄一樣。 2. 耐震設計的依據是震度﹙更具體的說,是地表加速度﹚,而不是規模。ㄧ個發生在淺層的規模六地震,遠比發生在深層規模八的地震破壞力大得多。政論節目中不少名嘴、專家學者連規模與震度都分不清,信口開河,大言不慚,為識者所笑而不自知。

3. 核電廠即使結構基礎直接落在岩盤上,也只能說它不至於發生基礎沉陷的破壞模式,卻不能保證結構不會產生其他模式的損傷。 4. 耐震補強有沒有作用? 這與設計標準怎麼訂,設計考量的周延性,以及工程技術的極限有關。若將設計地表加速度加倍(由0.4g提升至0.8g),也只能說未來發生地震超過耐震設計標準的機會降低了,但沒人可以保證絕對不發生﹙九二一地震南投已有測站測到超過1g的地表加速度﹚,這純粹是機率的問題﹙君不見鉅額樂透中獎機率再低,早晚都還是有人買中?!﹚。既然不能保證絕對不發生,那追求「絕對核安」的迷思還需繼續辯論下去嗎?再則,提升核電廠的耐震設計標準,是否也將海嘯的衝擊列入考慮了?如果有,那究竟是考慮幾公尺高的海嘯作為設計依據?多少才夠?標準由誰來訂?恐怕是沒有答案。這要如何說服兩千三百萬居民,台灣不會發生類似的福島事件呢? 最後,工程技術有其極限,不是無限上綱提高標準就能達到。事實上,即使我們願意不計任何代價將核電廠的結構耐震設計標準提升到1.0g,恐怕也設計不出這樣的結構。技術上做不到的事情,再多的政治承諾都只是自欺欺人而已。

問對問題,答案就呼之欲出了。現在我們該問的已經不是「核能電廠是﹙能﹚否絕對安全」了,而是「一旦發生核能事故,台灣是否承受得起」?賭錯了,台灣的未來就不是政治上的政黨輪替、改朝換代可以交代過去的,一旦意外發生,可能徒留有毒的殘山剰水﹙借李敖語﹚,萬劫不復,什麼都沒有了!

王彥博 國立交通大學土木工程系 教授

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!


Wikia通過廣告運營為使用者提供免費的服務。我們對通過嵌入廣告過濾軟體訪問網站的使用者進行調整。

如果您使用了廣告過濾軟體,將無法使用我們的服務。請您移除廣告過濾軟體,以確保頁面正常載入。

查看其他FANDOM

隨機Wiki